梁赤民在赞比亚调研时发现,当地教育水平非常有限,教育资源极度匮乏。梁赤民遗憾地介绍道,赞比亚名声颇好的铜矿石大学只有12间平房,计算机房里只有3台电脑。“职业院校条件就更差了,两间办公室、两间教室和一台发动机就开办一所职业院校”。

在上千万深圳工薪阶层中,除金融行业中少数高收入群体,以及其他行业少数高级管理岗位、少数高学历人才、少数高级职称、高级技师外,按现在的市场商品房价格,绝大多数工薪群体靠自己的收入水平根本没有能力购买市场商品房。对于几百万、上千万中低收入的工薪阶层来说,不仅无力购买商品房,而且随着近期深圳租房市场价格的波动,租房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。